电子百强企业濒临退市:关联方17亿未还 曾因重大违规遭顶格处

时间:2019-11-08 18:03:07 访问:4779 次

去年亏损了16亿元。

大连大富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连控股”)一度是全国百强电子企业之一,可能很快面临“退市”的厄运。

截至9月19日,大连控股股票的日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达到上海证券交易所规定的终止上市条件。a股于9月20日开盘后,大连控股的股票被正式停牌。上海证券交易所将在未来15个交易日内召开会议,审议并决定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大连控股,原名大连显像管厂,成立于1975年,1993年改制为大连大仙有限公司,1996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2008年初,公司更名为大连大贤控股有限公司,2016年更名为大连大富控股有限公司

根据中国企业联合会公布的2007年中国企业500强排行榜,大连控股以95.32亿元的收入排名第392位。根据2007年(第21届)电子信息企业百强名单,大连控股曾是全国电子企业百强,2007年排名第27位,仅落后比亚迪7位。

2018年后,大连控股突然遭受巨大损失。根据财务报告,该公司2018年实现收入1.1亿元,同比增长5.82%。然而,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损失了15.65亿元,未能保持盈利状态。此前,2017年7月,大连控股因几起重大违规行为被中国证监会罚款。

2019年7月,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大连控股、关联方和实际控制人,并形成纪律处分决定。根据处置文件,大连控股公司资本管理混乱,存在关联方非经营性资本占用17亿元的问题。北京卫恒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高峰对时代财经表示,非法挪用资金可能构成犯罪,指控涉及挪用资金罪或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公款罪。

关于公司的退市和重组,时代财经已经多次致电大连控股公司东美办事处,但电话一直没有回音。时代财经还拨打了大连控股的官方网站电话,语气为“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违规行为占17亿元

2016年5月,大连付梅贵金属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付梅贵金属”)与大连控股全资子公司天津大同铜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大同”)签订了合同金额30亿元、合同期限1年的《电解铜购销合同》。

上海证券交易所发现大连控股和天津大同由同一个实际控制人戴维控制。截至2016年6月底,福尔摩沙贵金属已预付天津大同17.46亿元。合同到期后,双方分别于2017年5月和2018年6月续签了上述合同。

就上述电解铜交易合同而言,尽管大连控股披露了日常关联交易信息,但双方并未进行任何真实的交易活动,自合同签订以来也未发生任何实际交易。到目前为止,17.46亿元的预付款还没有实际返还给上市公司。上海证券交易所认为,“关联方的非经营性资金已被占用”。

针对上述事实,大连控股及相关负责人提出异议,一方面,上市公司已对相关合同进行日常关联交易信息披露,并督促天津大同及相关方尽快还款;另一方面,非法担保是实际控制人的个人行为,上市公司对此并不知情。

当时董事长兼董事梁军等人表示,大连控股在2018年4月推动了相关资产的收购,并返还了8亿元预付款。同时,要从关联方收回5亿元预付款,督促承诺方尽快偿还贷款,并设定具体时间。

对此,证监会认为上述抗辩无法成立,大连控股及相关责任人尚未解决资金占用问题。2018年4月,上市公司将以高达8亿元的现金溢价收购资产。大股东将支付相关的购买费用以弥补损失。

该公司的部分资金被大股东占用,但自那以后大股东并未实际支付购买款,购买款也于2018年12月终止。

此外,2018年4月23日,天津大通通过第三方向上市公司支付了5亿元的占用资金。2018年4月27日,资金返回资金流出方,占用的资金并未实际偿还上市公司。经过监管部门的反复监督,上市公司已经设定了资金返还的时间框架,但迄今为止资金尚未收回。

多重非法担保

2011年2月,大连控股为其控股子公司大连瑞达模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达模塑”)与大连博林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林投资”)之间的贷款合同项下的5000万元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占公司2010年经审计净资产的6.3%。

三年后,碧仁投资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将丽塔·摩尔(Rita Moulding)、大连控股和实际控制人戴维列为被告。2015年3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民事调解书》,要求丽塔·摩尔(Rita Moulding)偿还博仁5000万元贷款。大连控股对还款负连带责任。

此外,2016年6月,大连控股的全资子公司付梅贵金属为杭州致胜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致胜”)提供担保,向中国银行杭州春情支行(以下简称“中国银行春情支行”)贷款7000万元,占公司2015年经审计净资产的3.4%。

2017年3月,中国银行春情分行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杭州致胜偿还贷款本金、利息及相关费用共计7100万元以上,并要求上市公司及其他担保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2018年7月,大连控股宣布,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命令上海公司承担连带债务,本息共计6466.6万元。

根据大连控股公司章程,所有外部担保必须提交董事会审议批准。但是,上述对外担保事项尚未提交董事会审议或披露。上市公司提供外部担保将使公司面临法律和财务风险,这些风险可能对其他人的逾期债务偿还承担连带责任。基于上述事实,中国证监会决定公开谴责上市公司大连控股、关联方天津大同、实际控制人戴维以及相关责任人,并进行通报批评。

大连控股近期股价走势

值得一提的是,9月11日,大连控股宣布,公司董事长林大光计划在该日起6个月内增持公司股份。林大光在深圳前海拥有多处房产,并将通过出售部分房产和抵押贷款增加持股。

如果你遭遇“退市”的厄运,林大光董事长还会信守增持股票的承诺吗?时代财经和经济公司多次致电大连控股公司东美办事处进行核实,但仍未得到回复。(北京时代财经经济胡飞)

江苏快三投注 pk10投注网 易胜博 吉林快3投注 优博国际